首页 新闻 专栏 图片 专题

芒市首届珠宝玉石投标交易会即将举行 芒瑞腾争建翡翠毛料专业市场

19-06-09 01:44:02 来源:

  6月10日—16日,德宏芒市首届珠宝玉石(毛料)投标交易会即将举行,此举意味着芒市也将有首个翡翠毛料公盘市场;而在此之前,瑞丽翡翠毛料公盘2009年10月首次交易至今,运作顺利;腾冲的翡翠毛料公盘也在规划之中。

  而同处中缅边境并占据传统优势的盈江,顶着“中国翡翠毛料第一城”的头衔,其云南首个翡翠毛料公盘交易两年多以来,至今交易情况不错。随着桥头堡区位优势的进一步,规模化和规范化的翡翠毛料交易正成为趋势。

  从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盈江县铜壁关出入缅甸密支那帕敢、坎底翡翠、黄金产区,然后直抵印度、亚,这里曾经是名噪一时的“西南丝绸之”。多个世纪以来,盈江边境一带都活跃着一大批的中缅两国宝玉石商人,他们是盈江“中国翡翠毛料第一城”最深厚的根基。

  优势还不止于此。2010年11月,缅甸翡翠玉石公盘从仰光迁至内比都,翡翠毛料从缅甸公盘进入中国境内的陆距离缩短了400多公里。这被云南珠宝界的历史发展机遇对于近水楼台的盈江,更是优势。以往翡翠毛料从仰光通过水运到广东平洲也还算方便,如今从缅甸内比都得先走陆然后才能转水运,经陆运输经云南入境是最便捷的途径。

  盈江翡翠毛料公盘负责人何成勇表示,目前国内九成以上的中低端翡翠毛料都从瑞丽口岸进入国内,但绝大部分都只是过境德宏,过境云南,直接拉到平洲进行二次公盘,要么拉到广州、揭阳等地直接加工。“需要有优惠的政策将商家留下来,把原料留下来,云南的翡翠产业才能有完整的产业链,才能做成大产业。”何成勇说。

  “大街小巷乃至大小宾馆,甚至大多数普通市民,都在进行毛料交易,盈江翡翠毛料交易的民间基础很好。”根据何成勇的设想,可规划建设翡翠毛料交易一条街,将散落在民间各角落的翡翠毛料交易集中起来,一段时间内实行一定额度的免税等优惠政策,培育市场人气,盈江的翡翠毛料交易才能成。

  瑞丽的翡翠毛料交易早市姐告玉城,是目前云南省人气最旺的翡翠毛料交易市场,从早上六七点开始,来自全国各地的专业买家,便开始在这里“淘宝”,这里一平方米摊位的月租金也从几年前几百块钱涨至高达8000元/月,仍旧一摊难求。相比盈江,瑞丽先迈出了规模化的发展子。此外,瑞丽的公盘市场虽然较盈江公盘晚了10个月左右开盘,但目前已经摸索出一条自己独特的子,从毛料采购到加工、销售以及文化展示和品牌建设,联合旅游发展走出了一条品牌发展的子。

  今年6月10日到15日,在德宏(国际)珠宝小镇玉石毛料标场将举行芒市首届珠宝玉石投标交易会。据悉,这次在芒市将采取“两玉同上、双管齐下”的方式,翡翠和黄龙玉各占半壁江山。翡翠精品、黄龙玉放在室内标场,翡翠大料放在室外,同时在一进入珠宝小镇的地方设置展示区域。

  而根据腾冲方面的规划,2010年~2015年,腾冲县财政每年预算安排1000万元作为翡翠产业发展基金,采取贴息与补助相结合的方式扶持翡翠产业发展。对从腾冲口岸报口并在腾冲销售的翡翠毛料,给予每公斤10元的补助。此外,还将通过招商引资,在县城建立一个集毛料经营、加工、会展、成品销售及玉雕大师工作室、培训为一体的翡翠产业园区,使之成为引领腾冲翡翠产业发展的平台。毛料公盘建设提上日程。

  毛料公盘:是缅甸珠宝玉石原料交易的一种拍卖方式,采取暗拍方式,并不公开加价,各买家各自出价,分投标和开标两个阶段,价高者得。目前国内广州平洲、云南盈江等地的翡翠玉石毛料公盘,都是从缅甸内比都公盘(原仰光公盘)拍卖回来后的二次公盘。

  盈江“3·10”地震之后,面对仍然时有的余震,部分外地客商回归的脚步犹豫不决。但自5月12日以来,来自广东、福建、河南、昆明等地的珠宝商人,再次陆续踏上了这座“中国翡翠玉石毛料第一城”,参加震后盈江首次翡翠玉石毛料公盘。

  “盈江公盘势单力薄,压力太大。”公盘负责人何成勇表示,由于缺乏对珠宝产业发展的特殊优惠政策以及细化可操作的产业发展规划,留不住过道云南的翡翠毛料,吸引不了外来的珠宝商家投资。而产业要成气候,需要产业政策配套。

  2001年3月,缅甸方面因种种原因,宣布不再允许翡翠玉石毛料通过陆从瑞丽口岸进入中国境内,也因此导致了原本占到国内六成市场份额的盈江翡翠毛料市场一落千丈。

  2008年初,意欲积极恢复盈江珠宝玉石毛料集散地和交易中心地位的盈江县委、县,找到了当时在广东平洲开翡翠毛料公盘的盈江县宝玉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何成勇。2008年7月,何成勇抵达缅甸仰光,与缅甸玉石部、矿产资源部以及缅甸玉石珠宝协会共同座谈,申请缅甸方面重新中缅玉石毛料的陆通道。经过多次协商,2008年10月5日,首批21吨玉石毛料经“仰光—105码—瑞丽姐告”口岸通关正式抵达盈江县宝玉有限责任公司,标志着这条中断7年的中缅玉石毛料陆通道再次畅通。

  2009月1月,盈江县宝玉有限责任公司联合另外4家盈江珠宝公司共同投资1200万元、占地万余平方米的盈江县翡翠玉石毛料公盘市场正式开业,上千吨的翡翠玉石毛料吸引了来自全国各地的几千名客商前来投标,交易火爆。自此,每年3场的翡翠玉石毛料公盘交易成为了盈江“中国翡翠玉石毛料第一城”最坚定的基石。

  然而,今年以来的持续地震影响,给恢复上升中盈江的翡翠毛料市场发展蒙上了一层阴霾。“3·10”地震中,盈江的宾馆酒店都不同程度受损,这也导致了部分毛料买卖双方都不敢轻易恢复经营,市场整体气氛并不活跃。

  不过震后首次公盘的形势并不赖。从5月12日一直延续到19日,共有翡翠玉石毛料740吨,共5400份,从规模上来说,不输于以往任何一届公盘;从人气上来说,截至14日看标的最后一天,新办会员证近千个,盈江公盘会员总数达到了8500多人。

  “相信地震的影响只是暂时的,振兴盈江乃至整个云南的珠宝玉石产业,需要的是更多政策扶持。”何成勇说。

  2010年11月,缅甸翡翠玉石公盘从仰光迁至内比都,对于云南珠宝产业确实是一大利好。有数据显示,今年以来,国内中低端的翡翠玉石毛料90%以上都从瑞丽口岸进入中国境内,由于内比都距离仰光口岸远了400多公里,导致从水运输进入国内的毛料大幅减少,只有为数不多的中高端毛料从水进入国内。

  “3年来,中缅宝石陆通道确实通了,但进入国内后的运输并不畅通;今年以来,确实90%以上中低端毛料都从瑞丽口岸进入,但绝大部分都不在云南境内交易,而是直接拉到广州或者平洲等地交易。”何成勇认为,面对目前珠宝产业发展空前的机遇,相关部门对于珠宝产业发展缺乏一个全盘的激励政策。

  “平洲的翡翠毛料公盘市场就是盈江商人做起来的,现在还有3位盈江商人在平洲做公盘,如今云南距离缅甸内比都公盘的距离近,只要在税收等政策方面有所优惠,盈江的毛料商人都愿意回家乡来发展。”何成勇认为,掌控了原料的来源,云南才能重振珠宝产业发展。以优惠政策吸引商家回来投资,才能给云南珠宝产业链带来的完整发展,并将有利于“云南珠宝”品牌的打造。 (戴川)

/3/1/detail_1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