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专栏 图片 专题

云南腾冲翡翠交易内幕:每步都在赌 成功率极低

19-06-09 10:05:06 来源:

  从那时起,这些一块块貌不惊人的石头里,就裹藏了一批又一批人的希望与梦想。一个个关于财富、事业、、家庭甚至生命的传奇故事因为石头而流传不休;一代代人梦想着有朝一日能够成为这些故事中辉煌的主角。在这场失败远远大于成功的博弈中,想窥探石头里秘密的人,却只有极少数能在惊鸿一撇后,脸上依然留有灿烂的微笑。

  赌石。表面上赌的是石头里那些似是而非的翡翠宝石,但就是因为这关键的似是而非,赌的其实是赌的身家甚至性命。“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翡翠带给赌的,有一夜暴富的,也有两手空空的迷茫。19世纪末,入侵缅甸的英国人把他们怎么也琢磨不透的翡翠矿石的称为“东方魔石”!

  年逾50的胡续建和所有的普通中年男人一样,每天为了家庭奔波于昆明这座城市的大街小巷。“现在,看石头纯粹是我的个人爱好。”忙碌了一天的胡续建坐在自己梁源小区的家里,显得平静而无欲无求。要不是胡家角落里散落的几本翡翠专业书,任何人也不会把老胡和赌石、和翡翠拉上关系。而事实上,胡续建的一生的希望几乎都搭在了一块小小的石头上。赌石,成了老胡心中挥之不去的隐痛。

  从卧室走出来的老胡手上多了一块表面有些乌黑的石头,拳头大小的石头已被切成大小不等的两块。通过剖面,可以清楚的看到,乌黑的表皮里面是一片花白色中夹杂着点点星绿。

  “这块石头,让我告别了翡翠行业!”老胡多少有些黯然。盆里的清水被老胡用手抹在石头的切面上。随后,他拿起一把手电筒,把光束打在了石头上,在光的照射下,石头的切面没有任何的变化,还是一片花白。“如果我现在告诉你,这石头花了我50万,你一定不信。”

  11年前,这块石头被老胡从一个缅甸人手里买了过来,当时,石头是完整的,并没有被切开。老胡认定石头里有货,自己可以靠着它发家致富。东拼西凑的50万让老胡在背负了20多万元债务的同时,也成为了石头的主人。但是,这也正是老胡噩梦的开始。

  “买石头的时候,我看的非常仔细。以我当时的经验判断,这块石头肯定不一般。”交易进行的很顺利,缅甸人开始要价80万,最后以50万成的交。“我买的这块石头完全被皮壳包裹住,既没切面,也没开口。按照行话说,这就是一块标准的‘赌石’。虽然风险很大,但是如过切开后赌涨了(石头里有高品质的翡翠),利润也是相当可观的。”老胡的眼中微微有些放光。但是,事情并不是那么幸运。胡续建这次赌垮了(石头里的东西没有价值)。

  “在瑞丽上午买下的石头,我下午就在瑞丽解了(把翡翠原石切开)。”胡续建至今仍然清楚的记得解机(专门用来切翡翠原石的机器)在切石头时发出的轰鸣声。“那声音震的我的心直打颤。”

  “切石头前,我还找了几个一起做翡翠的朋友研究了半天,决定这个石头应该从什么地方切。”十多分钟后,解机的轰鸣停了下来,掀开解机盖的那一刻,胡续建的手有些颤抖。“那时的感觉很复杂,不知道是因为害怕还是激动。”当看到切开的石头一片花白,玉薄得像竹叶一样时,胡续建呆在了当场。“最后是怎么回的昆明,我都不记得了,梦游一样。”赌垮了的老胡再也没敢碰过赌石,几年来,靠些小打小闹的生意,老胡好不容易才还清了债务。“神仙难断寸玉,一刀就切没了50万,我当时是彻底读懂了这句话的意思。”说这话的时候,胡续建有些激动。

  90年代中期,在一家国营单位做采购员的胡续建获得了比旁人更多的“闯荡”机会,经常的出差和驻外地工作,让老胡的心里揣满了致富的梦想,利用工作上的便利,做点小买卖的胡续建成为了那个时代“先富起来的人”。

  “一次去瑞丽出差,在那里差不多住了两个月,这两个月让我对翡翠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这些兴趣的产生,还得从老胡遇到的一个真实故事说起,当时老胡住的旅社旁边,经常都有小贩摆摊做点小生意,其中一个买“冰葫芦”的小姑娘受到了幸运的垂青。

  一天中午,一个缅甸玉石商人不知道什么原因,身上没有一分钱,而自己身边的儿子却发烧烧得不醒,缅甸商人情急之下,就背着孩子沿街讨钱给孩子看病。但是,没有一个人愿意出钱。要到了小姑娘的“冰葫芦”摊前,小姑娘心一软,就把身上的四十多块钱都给了缅甸商人。

  谁也没想到,几天之后,缅甸商人再一次找到了小姑娘的“冰葫芦”摊前,这次他不是来讨钱的,而是给小姑娘送来了两个鸡蛋大小的石头。“这块石头算我你的,一定要记住,这石头只能解,不能卖!”缅甸商人走后,小姑娘听了他的话,并没有卖掉这块翡翠原石,而是把它切开了,这一切,里面全是上好品质的翡翠。小石头一转手就卖了200万。

  小姑娘的一夜暴富,给胡续建很大的触动。“玩石头真能赚钱!”这样,老胡就在单位办理了停薪留职,一心一意的搞起了翡翠生意。几年的摸爬滚打,几次的明货(擦开皮、开了口、切了面的翡翠原石)交易让老胡赚到了一点小钱。但远不能满足的他把目光投向了风险度极高,且利润也极高的赌货。“没想到只一次就葬送了我一生的梦想。”老胡很惆怅。

  现在,老胡的侄子在姐告开了一个专门经营翡翠首饰的小店。生意做的还不错。但最让胡续建放心不下的是,自己25岁的儿子也想做一做翡翠生意,在赌石的行当了博一博。“我觉得这是他自己的选择,我没有成功,但是孩子也许有机会成功。”胡续建对赌石仍然充满了希望。

  “我准备先到姐告跟表哥学习一段时间,积累点经验和资本。”大学刚刚毕业两年的胡南并不相信父亲的失败会在自己身上重演,他对赌石的世界充满了好奇。

  然而,此时的胡家父子并不知道,现在的赌石行当正在悄然发生变化,赌石行家们已经开始远离百分之百的‘赌货’,现金和财力已经替代经验成为了这场生意里最有力的武器。

  黄佩林用手抓住一片刚刚切下的翡翠,把它放到水里洗干净,再用满是茧子的双手把翡翠片举过头顶,借着屋外投进来的光线仔细端详着手中的翡翠片。这片“石头”看来没让他失望,他的眼睛写满了慰籍和满足。“还不错,虽然不是什么上品,但也还可以。”已经59岁的黄佩林把石头放进身边的口袋里笑着说。像他这样的翡翠商人腾冲县城里比比皆是,在这个有着“翡翠第一城”称号的地方,象黄佩林一样的赌不在少数。然而,在腾冲真正有经验的玉石商人却很少参与到纯粹的“赌货”交易中。

/3/1/detail_31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