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专栏 图片 专题

郭建京:寻找翡翠原石交易新通

19-06-09 18:55:19 来源:

  中缅翡翠玉石研讨会结束不到三周,本刊就收到缅甸矿业部信息,2012年7月缅甸公盘因密支那地区局部武装冲突及雨季的到来而无限延期。这次局部冲突不仅影响了公盘,也影响了北方矿业总裁徐丁来前往缅甸翡翠矿区采风的计划。作为中缅翡翠玉石研讨会的组织者,北方矿业不仅组织了一次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中缅高端翡翠界人士对话,也在力求开拓条全新的原石交易通。

  近两年来跌宕起伏的翡翠公盘牵动众多翡翠商户的心,虽然2010年和2011年上半年公盘成绩喜人,但因原料价格过高、资金通受阻、进口困难、国内市场停滞等原因,造成原石交易不畅,最终导致缅甸回笼资金困难、国内翡翠商户拿不到原石的双重矛盾。

  “缅甸驻华大积极促成这次会议的主因既是想了解情况,解决实际问题,希望快速回笼翡翠欠款,同时也是探索缅甸经济对外的一次重要‘试水’。”作为这次会议的核心组织者之一,北方矿业副总裁郭建京道出了研讨会背后的故事。

  为什么缅甸会如此重视翡翠交易资金回笼问题?据本刊了解,2011年缅甸全国P为356.46亿美元,仅2011年第48届缅甸翡翠公盘的交易额就达28亿美元(公盘以欧元结算,此处换算成美元),7月不定期公盘交易额为14亿美元。由此可见,翡翠公盘交易对缅甸财政收入影响重大。然而,惊人的数字背后,标而不提的现象增多,致使资金回笼困难。据不完全统计,近两年公盘没有回收的资金约有百亿美元。这一现象牵动着缅甸财政的神经,也牵动了缅甸最高管理者的心。

  缅甸希望驻华大使吴丁乌先生借助在华便利条件解决该问题。然而,这个问题涉及了诸多环节、诸多问题:1.缅甸与中国金融对接不畅,公盘货币结算有汇率差价,不能及时付款;2.缅甸是统一通过公盘出货销售,但中国买家个数众多,而且交叉参股标石,付款难以及时;3.国内翡翠市场出现下滑,中标资金紧张,一些借高利贷标石商家已破产,货款难讨;4.个别囤货量大的商家,为保自己货品销售,到公盘哄抬标价,但标而不提;5.标价被哄抬数百倍之后,导致连锁反应,关税随之数百倍提升。如:标价2000欧元的原石,本身关税为770欧元,但被哄抬至20万欧元之后,关税变为77000欧元,致使后续资金不足……种种原因造成付不出款,提不到货。

  “面对重重难题,缅甸大使吴丁乌先生做出了积极的努力,并寻找合作伙伴,他把重点放在了与缅甸有良好关系,深谙缅甸做事风格,又熟悉中国,在中国珠宝业界有良脉关系的公司上。北方矿业公司刚好符合他的条件。”北方矿业副总裁郭建京如是说,“我们已经与缅甸有长达六七年的合作,最初是石油,后来是工业矿产。对缅甸政策、的做事风格都非常熟悉,而且深得缅甸的信任,同时在国内珠宝行业拥有不错的人脉关系。”

  缅甸是一个多资源多矿产的国家,但多年的以及其它原因造成技术落后、经济落后,很多矿产尚未开发。翡翠原石交易不仅对缅甸的财政收入有巨大影响,而且也对缅甸的对外经济有着重大意义。

  缅甸为了能让中国翡翠商顺利出入境,正努力实现落地签证。办事处的建立,不仅让缅甸了解中国情况,使其与中国翡翠商能顺利对接;也为中国翡翠商们提供了迅速了解缅甸信息的渠道,便于他们及时掌握缅甸贸易政策变化,熟悉公盘游戏规则,避免因一些常识性的错致交易失败,实现与缅甸珠宝企业的顺利对话,获得良好的金融对接服务。

  北方矿业副总裁郭建京是位非常健谈的人,消瘦的脸上总是挂着亲和力的笑容,每件事由他说出便是一个传奇故事。

  “这次研讨会结束后,很多参会的人都认为没有达成什么有实质意义的协议。这并不是件能急于求成的事。它中间包含着太多的难题了,不可能一下子就解决。我们应当看到这件事背后的意义,它体现了缅甸积极的态度,意味着缅甸在翡翠原石交易问题上,并非如一些翡翠商认为的高高在上,而是他们更希望能得到有效沟通。这次活动也体现了中国翡翠商的战略思维,这是缅甸矿业部长、缅甸驻华大使第一次到揭阳,夏奕海会长等人提出的问题不但实际而且有高度。这是双方建立良好关系的沟通平台。”

  他再次为我们讲起了组织会议的曲折过程:“万事开头难,虽然我和徐总人脉资源丰富,但以前对翡翠行业并没深入接触。就在此时,缅甸大使吴丁乌先生告诉我们一个消息――缅甸矿业部长吴登泰来华参加‘2012中国-东盟矿业合作论坛’,会议之后有些时间,希望能够与中国翡翠界重要人士做一些沟通,并将沟通事宜委托给北方矿业。太好了!缅甸矿业部长能来,得有多少中国翡翠界人士想与之沟通。徐总迅速做了一个他跟我的分工,他负责外宾及其参观事宜,我负责国内和寻找会议落地地点的事。我迅速联系老熟人何乃华、吴国忠、张淑荣等人。张淑荣给我推荐了夏奕海,没想到电话一通,夏奕海就说他早就听说了缅甸矿业部长要来华,正寻找渠道联系呢。我们一拍即合,他态度非常积极,愿意承办此次会议。”

  会议的地点有了,支持的人有了,翡翠界的大佬终于可以齐聚一堂,可难题又来了。“2012中国-东盟矿业合作论坛”由4月推迟到了5月,而5月初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要访问缅甸,参观翡翠矿区是其中一项重要活动,身为缅甸矿业部长的吴登泰必须作陪。揭阳的会议时间已定,但是缅方参会人员名单与人数却迟迟未定,这给会议的组织者带来了极大的压力。试想一下,如果缅甸矿业部长吴登泰不能到会,会议的高度与沟通的问题恐怕都要受到重大影响。“缅甸大使吴丁乌先生非常重视此事,与缅甸积极沟通、推进,5月初缅方确定了参会人员名单与人数。这时据会议开幕仅有10天左右的时间,会议组与揭阳市以及夏奕海带领的揭阳珠宝玉器商会迅速开展工作,终于在10天之内成功举办了这场高规格的国际研讨会”。不管这次会议有没有达成实质的协议,但对于中国翡翠界和缅甸来说都具有里程碑意义。

  这次会议,北方矿业不但在揭阳促成了第一次中缅翡翠界人士面对面的对话,更为揭阳带来了由缅甸矿业部长吴登泰、缅甸驻华大使吴丁乌等六人的缅以及缅甸10大珠宝矿商的豪华参会团。在这次会议之后,也推进了缅甸宝石公司在华设立办事处的进程。

  “原本缅甸希望在广州设立馆,但时机不成熟,没有实现。翡翠原石交易看似是一个小问题,但对缅甸来说却意义重大,除了是重要的财政收入之外,也是缅甸经济走出国门的重要桥梁。”郭建京进一步阐述目前的难题,“这座桥并不好走,牵扯人太多,涉及环节也很多。现在的核心难题是交易的通不通畅,这并不是一下能解决的。它需要中缅双方的努力,可两国的政商体系不统一。缅甸矿业部、宝石公司、宝石协会名称不一样,但都归缅甸来管,都是国家的。但中国翡翠行业却是一个民营行业,各种协会也多是民间的,协会之间关系复杂,相互竞争,缺乏横向交流且矛盾突出。负责的就是海关入关以及各环节的税收。翡翠商大多散、小、乱,实力不强,他们需要一个与缅方沟通便捷的服务机构。”

  据了解,缅甸翡翠公盘虽然从1964年就开始了,却存在诸多问题。首先多年的交易之中基本就是缅甸金固、翠盈、通利等几大公司代客汇款提运原石到中国。因为在海关高价低报货多进少报的问题,几大公司部分老板被海关查处,致使汇往缅甸的巨额货款通受阻,多批待运原石无法到货。除此之外,还有公盘原石假货、染色、调包等等问题,都需要深得两国信任的办事机构来从中协调解决。

  郭建京认为:缅甸为了能让中国翡翠商顺利出入境,正努力实现落地签证。办事处的建立,不仅可以让缅甸了解中国情况,使其与中国翡翠商能顺利对接;也为中国翡翠商们提供了迅速了解缅甸信息的渠道,便于他们及时掌握缅甸贸易政策变化,熟悉公盘游戏规则,避免因一些常识性的错致交易失败,实现与缅甸珠宝企业的顺利对话,获得良好的金融对接服务。办事处的建立为中国翡翠商带来了极大的利益好处。

  目前,北方矿业有限公司与缅甸驻华大正在为缅甸珠宝玉器协会在华办事处的成立,积极努力开展工作。

/3/1/detail_4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