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专栏 图片 专题

曹星原:安思远有断袖之癖 生前最爱翡翠大戒指去向成谜

19-06-09 18:54:44 来源:

  核心提示:窦文涛表示,安思远藏品拍卖真是一石激起千层浪。安思远逝世,享年85岁,他所有留下来的私人收藏就拍卖,一共进行了六场线下拍卖,成交总金额高达8.16亿人民币。凤凰卫视5月7日《锵锵三人行》,以

  核心提示:窦文涛表示,安思远藏品拍卖真是一石激起千层浪。安思远逝世,享年85岁,他所有留下来的私人收藏就拍卖,一共进行了六场线下拍卖,成交总金额高达8.16亿人民币。

  窦文涛:做馆长。曹老师,我觉得她有些,因为她在美国多年,她就有一些特殊的一些人际关系,这个很有意思。比方说今天我很想让你聊一个人,这个前一阵马未都他去纽约回来也是说参加安思远的这个拍卖。因为我有一些朋友是文博界的一些朋友,我就觉得咱外行是不懂,但是安思远拍卖这个事儿在他们这儿真是一石激起千层浪这个效应。首先是佳士得,就安思远死了,85岁吧,然后他所有的留下来的私人收藏就拍卖,拍卖,拍了大概相当于6场下来,大概相当于就是线亿人民币。就是比如说一对黄花梨的圈椅就卖了多少卖了,卖了900多万美元。

  曹星原:他的晚年生活,他这个可能是管家伴侣,他晚年私生活我不是特别了解,我认识他的时候是80年代末、90年代初。那个时候,接触了他,知道他的一些特殊的生活风格和倾向,那个时候也遇到过,其实他带着他的伴侣日本人,很精致的一个日本年轻人。

  曹星原:那我没仔细问,好像有点距离。我还想解释一句,就是比如拿安思远作为一个例子,他就不能算美国贵族,美国没有贵族,美国基本上是按收入来分的。低收入阶层、中产阶级,它是按产,你的拥有的动产和不动产,中产阶级、上层人士。这个上层人士,他基本还是以财产来分的。

  窦文涛:他在纽约第五大道上,就著名的那个房子,听说有20多个房间,感觉是美国非常有名的房子,很多人都去。你去过他那儿吗?

  窦文涛:咱们可以看看几张照片,曹老师带来的,她跟安思远,因为我挺想听听他的。您看这是谁?曹老师,您看,您给我们介绍一下。

  曹星原:这一位有意思,我实际是第一次见到安思远是在这位先生家里,他的名字叫桑迪,()和他的夫人是苏碧亚,这两位你看她背后是一面五星红旗。它很有意思,她是在一个跟中国有关的一个机构的成立仪式上,他们家做了一些捐赠,她作为捐赠方发言。

  曹星原:对,桑迪是艾伯特大学的校长,苏碧亚是纽约的金发碧眼的小美丽姑娘,桑迪在年轻就看上了,就追着她,就娶了她。他们有一个非常动人的故事,跟他们的收藏,跟安思远,跟我们一起到他家里都有关,有点。

  曹星原:这个苏碧亚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女孩,结婚了一段时间之后,大概在60年代中期,桑迪就问她,苏碧亚,你的生日快到了,你希望,你给我一点暗示,生日礼物你希望得到什么?苏碧亚是很有撒娇,很可爱,非常可爱,绝顶聪明的一位女士。她说我已经当够了灰姑娘嫁给有钱人的这种女孩子,我需要有钱,但这个钱不是你给我的,是我自己的,跟我有关,放在我的名下。桑迪说,那我给你一些财产,那不行,那是你给我的,你是有钱人,我嫁到你这儿,不行,你给我想办法,你必须想到一个合适的办法,让我有钱,但不是你给我的。

  曹星原:这个桑迪,当时艾伯特附近有好多油井、石油,开了一个油井不出油,又开了一个油井不出油,再开一个油井不出油。就拍卖,非常廉价,桑迪就都买回来了,告诉苏碧亚我买了亩一批油井,算你的生日礼物,不贵,你平日生日礼物给她一点,可能也就这个钱了,给她买个什么东西,不贵。如果出油了呢,你就是富婆,不是我给你的,我给的很少,不出油咱再想其他办法,没想到这些油井就等着苏碧亚出现,到她手里就不住地出,不住地出,没完没了地出。出到70年代,苏碧亚开始发愁了,我这钱这么多,怎么用,于是招了一批美术史家给他出主意,其中包括安思远、高居翰,英国的韦陀。

  曹星原:都是大名鼎鼎的帮她出主意,到了80年代,这些东西就太多了,已经也放不下了,她又要想办法,想办法了。这位女士我服的就是我不是灰姑娘,你别给我钱,这就常有意思。钱到手之后,她要收藏,她不是说像别的任性的女孩子,我任性,我想买什么买什么,她请一帮学者、藏家和艺术商人,你给我出主意,我买到的好东西。

  曹星原:对。所以英文有一句话叫金发女郎都很蠢,猜错了,这位金发女郎可是绝顶聪明。80年代,她就请了又是一本艺术史家,包括我也在内,去把她的东西全部过一遍,鉴定一遍。

  曹星原:对,当时她就决定,那是90年代初了,她就决定给艾伯特大学捐赠3600万美金的价值的她的作品,她的收藏,这些捐给大学。这些收藏估价都是我们大家估的,都往低里估的。

  曹星原:我在她家里认识的安思远,我们去鉴定钱,跟她明说,都是朋友,不收钱。她说既然不收钱,我就在招待上好好对待,好好招待你。到了吃中午饭的时候,中午大家先将就,都刚到,今天晚上我从俄罗斯用飞机空运来俄罗斯鱼籽,一会儿飞机就到了,新鲜的。比钱要雅多了。

  窦文涛:我喜欢听这种事儿,听着也过瘾,是吧。咱们就说说就是宴席之上,跟安思远一块儿吃了鱼子酱,然后安思远的照片我们可以看一下。

  曹星原:这个是安思远年轻的时候,旁边是耶鲁大学教中文的王方宇教授,王方宇教授对他可有恩,他进入中国的收藏和对中国文化的兴趣,是王方宇教授给的。

/3/2/detail_4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