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专栏 图片 专题

翡翠原石价格重回历史高位

19-06-09 10:01:23 来源:

  (中国珠宝玉石首饰行业协会副会长、广东省珠宝玉石首饰行业工会联合会副、平洲珠宝玉器协会会长)

  都说“黄金有价玉无价”,这个夏天,缅甸公盘一招“饥饿营销”把沉寂了两年的翡翠市场再度搅了个天翻地覆。

  从2011年开始的上一波调整中,中低档的翡翠成品价格跌去了10%。最严重的是纯白色的玻璃种和冰种,这两个品种的翡翠毛料和首饰由于之前涨幅过快,到2012年底的时候,价格跌去了35%左右。

  但随着缅甸公盘在6月底重开的消息传出来后,翡翠原料枯竭、开采成本增加、缅甸严禁原料出口等“饥饿营销”的传统套数再次奏效,一下子将翡翠价格拉回了前两年的疯狂状态。在刚刚结束的缅甸公盘上,缅甸翡翠原石又涨了起来,除纯白色的冰种和玻璃种之外,这次公盘其他品种和各个档次翡翠原石的价格已经恢复到2010年的历史高位。

  只不过,这一次终端消费市场价格的反应不像以前那么激昂。羊城晚报记者昨天走访广州多家珠宝企业发现,虽然前方翡翠原石的价格大涨特涨,但消费市场上的翡翠成品价格基本按兵不动。

  为了了解当下翡翠市场第一手的资讯,《名家话收藏》栏目对话平洲珠宝玉器协会的几位相关负责人,每年参加缅甸翡翠公盘95%以上的客商都是这个协会的会员。我们想知道,在经济不景气的大背景下,硬通货黄金的价格都一跌再跌,价格已经非常高企的翡翠会不会有价无市?今年翡翠的价格是涨是跌?

  赵利平:缅甸翡翠公盘上原石的成交价格,向来都是影响翡翠市场价格的风向标。往年的缅甸公盘每年会举行2—4次,但由于当地内乱,去年以来公盘被一次次推迟。停开一年多后,6月15日—27日,缅甸翡翠原石公盘终于再度召开。几位都参加了这次公盘,与往年相比有何不同?

  梁晃林:这次公盘,中国客商去了4000多人,比历届的参会人数都要多,但可买的原石却少了。根据缅甸公布的数据:这次公盘共投放原石10300份,比2012年3月份的16745份减少了38%。

  邓灿强:前几年经济好的时候,很多热钱涌入缅甸公盘。有些人的确赚了一大笔,但也有人不懂行规,至今压了很多不好的东西在手里。但今年就我所见,生面孔少了很多。这跟经济大有关,如今资金紧张,入场炒作的游资明显比以前少了,今年参加公盘的基本上都是行家。

  赵利平:对于这次公盘,大家讨论最多的就是翡翠原石“价格疯涨”的问题。一些客商说,很多底标价几千欧元、几万欧元的原石,最后一部分能拍出几百万欧元,甚至千万欧元。原石的起拍价也从2000欧元一下子调高到了4000欧元。今年翡翠原石的价格真涨得这么厉害吗?

  梁晃林:公盘上原石的标价向来都很低的,只是大概拟个价格,真实的价值都靠行家自己去估算,没必要去追究成交价和起拍价之间的差距。但这么长时间没召开玉石交易会,大家手上的闲钱又多了起来,翡翠的价格今年的确又涨起来了。

  2008年,全球金融风暴使翡翠价格出现了短暂的下滑,但很快在2009年中重拾升势。到2010年,中高档翡翠的价格从此前每年平均一两成的温和上涨,突变为价格翻倍。受经济大的影响,从2011年初开始,翡翠行业进入负增长阶段。特别是纯白色的玻璃种和冰种,这两个品种的翡翠毛料和首饰由于之前涨幅过快,到2012年底的时候,价格跌去了35%左右。中低档的翡翠成品价格也有10%左右的下跌,而种水色俱佳的高档翡翠虽然成品销量萎缩,但较为抗跌。

  行业调整两年后,今年翡翠价格的上涨,主要是受供需关系的影响。由于缅北翡翠矿区受少数民族武装阻拦,2012年初以来缅甸翡翠原石开采时断时续,后来事态恶化,到去年6月初全面停工了,恢复时间至今遥遥无期。今年缅甸公盘提供的原石,其实都是之前的存货。由于供求关系的剧变,缅甸翡翠原石价格又涨了起来,除纯白色的冰种和玻璃种之外,这次公盘其他品种和各个档次翡翠原石的价格已经恢复到2010年的历史高位。

  赵利平:上个月公盘结束后,很多商家都在讲述同一个“传闻”。据说这次公盘上,有3位神秘的女性买家,联手将1500份左右的高端翡翠毛料,以高到离谱的价格填单投标,中标总金额超过5亿欧元,但最后根本不会提货。只不过通过“拦标”这样的阴招,堵截货源,借机抬高自己手中囤料的价格,换来既可奇货可居,又可从容出手的商机。

  梁晃林:不管传闻怎样,今年缅甸公盘“拦标”的情况的确是多了,这也是推高翡翠原石价格的一个原因。比如某个人手里有不少白色冰种的成品和毛料存货,如果发现公盘上出现类似的原石,他就会选择“拦标”,报出天价确保原石被自己投到,但中标后又不付款提货,目的就是拦住这一部分货源,让它暂时无法进入市场,免得对自己手里的存货造成冲击。虽然“拦标”要被缅甸交易会5万欧元的金,还会被列入,但两害相权取其轻,通过钻这种,他手中的冰种翡翠变得奇货可居,赚得肯定比5万欧元多得多。

  对于这种情况缅甸也很头疼,但他们不接受我的。我的是取消5万欧元的定额金,金交多少丰俭由人,然后根据个人所证金的金额,放大20倍或者15倍、10倍进行投标,这样就等于提前收到了一大笔违约金。想要“拦标”的人成本高了,原石的提供商也不至于吃亏,长期困扰缅甸玉石交易会和广大华商的老问题即可迎刃而解。

  赵利平:上个月公盘结束后,最近陆陆续续知道一些人赌石赚了一大笔。都说赌石是“一刀天堂、一刀”,但似乎很多人都是赚得盆满钵满?

  梁晃林:有些人也许为了面子,也许为了树立业内权威,也许为了要贷款经营,对于一些负面的东西不愿意透露,报喜不报忧。

  其实赌石的风险非常高,公盘上的原石很多都切过一刀或几刀了,从切口上看很好的原石,往往里面都不如切口的表现。缅甸的玉石商人非常精明,一块原石挖出来后,他们都要找专家仔细研究,有时看上一个月,才最终决定怎么切。下刀的时候,一般都会选中有绿色、蓝花或者裂纹少的地方,让原石以最佳面貌示人。所以赌石往往是输多赢少。外行人也许觉得不可思议,但事实的确如此。因为赔率非常高,一旦赌赢身价百倍,我就曾经亲眼看过一刀切下去赌赢400倍的,所以才会有那么多人愿意赌上一把。而且到缅甸采购原石的,一些人手头上其实也没多少钱,他们赌石不但压上了全副身家,还严重透支了未来,风险常大的。

  平洲珠宝玉器协会目前的会员已经超过了4万人,可能算是国内最大的行业组织了。去年没交会费的有1万6千多人,这些人很多都是在赌石中受过,正在慢慢疗伤,或者已经离开这个行业。另外我们还了900多人,当中有一些就是在公盘中恶意“拦标”的。

  林海涛:做过手脚的原石也不少。有些玉石商人利用化学手段,将切口表面上的玉石漂白,提高白度和透明度。但实际这个颜色最多只渗入一两厘米,一刀往里切进去,里面就会呈现出原来的黄熟地张。现在这种造假的手段已经很高明了,很难鉴别,只有送到权威的检验站,通过粉碎性实验,才能检测出玉石里面的酸碱成分。

  赵利平:这几年支撑翡翠价格的一个很重要的说法,就是缅甸的翡翠矿产资源日益枯竭,而消费投资的人群却在不断增加。缅甸的翡翠资源真实情况怎样?

  梁晃林:由于缅北翡翠矿区受少数民族武装阻拦,2012年初以来,缅甸翡翠原石开采时断时续,后来事态恶化,到去年6月初全面停工了,至今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恢复。我跟一些缅甸翡翠开采的资深人士聊过,他们认为翡翠开采的恢复最短也要等两年。

  今年的公盘仅此一次,明年缅甸还开不开公盘,什么时候开,现在谁都说不准。就这个问题我跟缅甸方面的很多高层都探讨过,我觉得翡翠资源无可厚非,但过度的也不行,还要担心其他玉石,比如国外的彩色宝石借机挤压我们的翡翠市场。

  赵利平:这几年翡翠的价格就是一个谜,专家的声音不一致,有的说涨,有的说跌,有的说泡沫很大,体现在上也是众说纷纭,给消费者造成很大困扰。我们想知道,接下来的翡翠价格是涨是跌?

  梁晃林:翡翠毛料的开采成本不断增加,只要社会稳定,未来翡翠涨价的总体趋势是肯定的,只不过什么时候会出现波段性的调整,这很难说。珠宝翡翠业随宏观经济波动的特点是“衰于百业之前,兴于百业之后”。因为珠宝翡翠不是生活的必需品,经济不好,珠宝翡翠行业首先受创,经济回暖时总是滞后复苏。

  2000年以前,缅甸采矿完全靠的是人海战术,人手挖矿效率低,产量低。我说了可能会有人不相信,在过去的几十年里,缅甸玉石矿区年年都是亏本的,以前上千家的公司在挖玉石,赚钱的最多只有百分之十几。整个缅甸翡翠开采矿区,每年都要亏上几亿港元。后来引入机械采矿后,现在一天的开采量等于以前几年开采量的总和。加上最近四五年玉石毛料的价格大涨了起来,缅甸玉石矿区总体才开始赚钱。

  在我们有生之年,缅甸还是会有翡翠可挖的,但越挖成本只会越高。因为工程量少的矿早就挖完了,现在采矿简直就是愚公移山,不但挖掉整座山,还要再往深挖上几百米。如果坐直升飞机鸟瞰玉石开采矿区,你就会看到那个波澜壮阔的惊人场面。现在缅甸的玉矿上,集中了世界上最先进的开矿机械设备,包括最大型的载重车辆,那里简直就是一个世界尖端开矿机械的展示窗口。

  再加上现在缅甸劳工状态得到了改善,权益和伤亡赔偿都比以前好了很多,对生态的也越来越严格,当地少数民族又来征税,以后翡翠的开采成本只会越来越高。

  赵利平:但缅甸公盘透露出原石价格暴涨的信息后,我们走访了市场上一些珠宝商家,也不见成品翡翠的价格跟涨。这也是很多人的一个疑问,这些年来翡翠的价格拼命涨,但市场消化得了吗?

  梁晃林:过去的十年里,翡翠的价格大幅走高,毛料价格的确供不应求。但我地说一句,这十年里迅速壮大的只是翡翠的经营者队伍,零售消费市场的确也有增长,但市场增长的脚步完全跟不上经营者和流通领域扩容的规模,翡翠的销量增长并没有所说的那么快。但现在玉石的价格,我也不觉得是虚高,就像我刚才所说的,现在光是开采的成本就已经那么高了,成品的价格怎么可能低。

  邓灿强:我也看好翡翠的未来,天然资源就那么多,市场又不断在扩大,供不应求价格自然往上走。在欧美国家,很多人手里都有几件高档首饰,可以佩戴又可以传家。中国经济强大起来后,老百姓手里的闲钱越来越多,首饰市场的空间很大。

  林海涛:而且翡翠跟其他的收藏品不一样,家具、书画等收藏品会随着人们生活条件的改善,不断升级换代。但很少人会将戴了几年的翡翠转手卖掉,再买一块,所以翡翠市场只有增量的需求。

  邓灿强:翡翠产于缅甸,但最大的市场在中国,目前喜欢翡翠的人,还局限于中国人以及分布界各地的华人。玉文化沉淀着的是中国几千年的文化传承,随着中国文化向世界的,未来肯定会有越来越多的“老外”学习、认同中国文化,进而接受中国的玉文化。就像中国人承认文化,顺带着喜欢上钻石一样,只要中国强大了,翡翠总有一天也会成为“老外”追捧的珠宝。

  但任何市场总免不了波动,价格能够坚挺不受影响的,肯定是稀少的东西。收藏级别的翡翠,就是真正的稀缺品。国内青睐翡翠的有钱人还是很多,所谓的翡翠大涨,也主要是集中在这些高端翡翠身上。

  林海涛:像高端翡翠这样的珍稀珠宝,在国际上是通行的遗产传承物,比起房产、公司股份等,价值昂贵的珠宝有特殊优势,遗产税可以免掉不少。目前,国内虽然还没有遗产税,但一些富豪也开始意识到这个问题。所以,也会将一部分财富为高端翡翠这样的财产。

/3/5/detail_2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