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专栏 图片 专题

作为中国最大的翡翠玉石交易地瑞丽正迎来又一波热潮 翡翠中的

19-06-09 18:51:46 来源:

  孔子曰:“非为珉之多,故贱之也,玉之寡,故贵之也。”两千多年前,孔夫子诠释玉石的可贵之处,在于玉有德。

  云南瑞丽市是中国最大、最早的翡翠交易地,拥有“东方珠宝城”之美誉,目前已形成了集贸易、加工、销售功能为一体的成熟的珠宝产业链。在姐告边境经济贸易区,由于实行全国唯一的“境内关外”(注1)特殊监管模式,使翡翠玉石集散地的功能越加强大,交易日趋活跃。

  中国翡翠市场每年毛料需求量的90%都出自瑞丽,从而赢得了“玉出云南,玉从瑞丽”的美誉。专家和行业人士估计,这里的玉石年销售额超过25亿元。玉石商人来自全国各地以及缅甸、巴基斯坦、印度等国;而“河南工”、“上海工”、“广东工”、“福建工”等全国各地的玉雕师都已入驻瑞丽。目前,瑞丽拥有玉雕师200多人、普通技工3000多人。

  从昆明抵达德宏州芒市机场,已是下午6点多。我们直接从机场赶往位于中缅边境的瑞丽市,还需2个小时的程。

  为全面展示瑞丽玉石市场的状况,我们对一块翡翠毛料进入销售市场(赌石—加工—雕刻—成品—销售)的流程做了一次全面的勘察。我们的“向导”,是玉石商人飞哥。

  姐告口岸的早市,是瑞丽最热闹和最具代表性的玉石交易场所。遇上周末,许多当地人都会拿上一把手电筒,相互邀约逛早市。若不下雨,凌晨5点刚过,玉城的毛料区就“开包”了。所谓“开包”,就是商户有新的赌石到货,用或者袋子包裹着,早市开始的第一时间就用剪刀剪开,人群蜂拥而上,争着抢货。我们去的这天遇到下雨,7点后人才开始多起来。

  早市外,停着的汽车已经排了两条长数百米的长龙,有本地车,也有很多挂云A和川A车牌。在赌石毛料区,人手一把电筒,看到喜欢的石头就拧亮电筒,仔细看个究竟(石头在光线的照射之下可见颜色)。

  张阿芬是一名缅甸华侨,在这里摆摊已有3年,她说,国庆节是生意最好的时候,每天都可以开张,淡季时三四天开一次张。张阿芬的“摊位”只是2米多长的一块铁皮,每个月的摊位费却要1000多元。大多数商贩的摊位都跟张阿芬的大小无异,整齐有序地排出一条街。

  来逛早市的人,大多对翡翠有一定了解。有玉雕师、翡翠商人,也有懂行情的游客。所以早市很少卖假货。

  毛料有很多种,有纯赌石(没有打开、完全看不见内里);有在石头上开一个小口,能看出一些端倪的;还有劈成两半,基本已定的……每块石头都有记号,标着一些数字,代表石头的出处。石头上的记号越多,说明转手的次数也多,购买者可凭此衡量价值。

  石头价格各异,颜色稍好品相不错的,半个巴掌大小基本都要5-6万元一块。一个不起眼的小摊,全部石头的价值可能会到上百万元。当然,最便宜的石头还能称斤卖,外皮黑乎乎、质地粗糙的60元一斤,一般没什么搞头。石头的产地不同,价格也会有所区别,缅甸莫西沙场口的翡翠是玉石中的贵族,货品一般比较好。

  除去张阿芬这样的小摊位,也有四五面稍大一些的店铺,都没有店名。这样的商铺多数是中介,石头的主人把石头摆放在此,成交后,中介再提取费用。

  毛料区在早市外围,中心地段就是成品区。所有的摊位挤在一起,出售手镯、戒指、挂件、小摆件等。可别小瞧这些小摊,一个1米多长的,每个月的租金都要三四千元。这里的商人有些是在瑞丽市区珠宝街开店的,因为这里人气够旺,所以也来摆摊。

  早市上,偶遇飞哥的几个朋友。他们专程从昆明赶来,飞哥说他们来得很勤,一两个月就会下瑞丽一次。逛完早市,飞哥准备带他们去瑞丽市区一个叫阿伟的中介家里去。

  3年前,阿伟还是一介平民。他是做玉石中介的,平时跟石头睡在一起,因为他租的房间空间很小,石头放不下,干脆放到床上去了。因为信誉好,放在阿伟这里的货走得很快,3年的时间,阿伟换了大房子,买了5亩地,汽车换成了宝马X6,还给女友买了辆奔驰跑车。

  说话间,我们到了阿伟的家,刚进门就见到了那辆奔驰小跑车。右边一个大房间,约40平方米,放的全是石头。几十个保险柜都上了锁,里面放的都是高档货,价值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的赌石。

  阿伟没在家,看店的是他请的工人——两个年轻小伙。看罢赌石,飞哥的朋友老李一眼相中一堆“边角废料”,那是做完7只手镯后剩下的翡翠,有36件。此乃玻璃种飘花,属于高档翡翠。小伙子介绍说,之前有人出300万元求购,但玉石的主人没卖。如今那人等钱用,说230万便卖了。

  小伙子给翡翠的主人打了电话,对方说“考虑一下”。挂断电话,小伙子找来袋子和,麻利地把这些翡翠包起来。

  “价格不是还没谈成吗?”我纳闷了。飞哥解释说,现在买卖双方出的价格很接近,已经在谈价阶段,所以货品就要包封起来,不能叫其他人再看。

  走出那个摆满宝贝的房间,飞哥指了指铁门下的挡门砖,说,“现在不用石头挡门,用砖头了。”原来,阿伟以前是用一块石头挡门,某天一个腾冲人看中了挡门石,出8万元钱买走了玉石,后来转手卖了40万元。

  这条街上,随处可见黝黑皮肤的缅甸人在随意地闲逛着。很多商铺出售东南亚食品,门头写着缅甸文字,也有缅甸人卖早点——一种叫“甩粑粑”的食物,和昆明街头的“印度飞饼”很像。

  这家店在老缅街上段,主人叫阿林。阿林从15岁开始做这行,至今已17个年头。店面不算很大,墙壁上贴着一张说明,写着:“翡翠易碎易裂,失误不收加工费,不赔偿(如需赔偿请先声明,普通为30%,高档另议)”。店里放有几台切割机,分为油机和水机。阿林说,油机主要用来切割大件毛料,水机用来切割小件,“行内人会根据毛料上的裂痕来判断如何切割。由于火成岩的结晶作用,岩石经高温熔融变质重新结晶,再经流水冲刷、搬运与沉积后,和沙砾混合,形成玉石的砂矿、沉积矿。大多数的玉石原料在形成时因为经过大力的挤压都会产生裂痕,为了更大价值地利用原料,会从它身上有裂痕的地方进行切割。”这个过程,也就是印证坊间流行的一句俗语:“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的奇迹时刻。

  不过,这种说法也不尽准确。飞哥讲了一个故事:在瑞丽,有个叫阿宏的商人,做了很多年珠宝生意。某天他买了一块颇大的玉石原料,兴致勃勃拿去切割,一刀下去,什么亮点都没有。再几刀下去,还是没有,灰心的阿宏便把那块石头放在自家的院子里,当小茶几使用。年底,店里的缅甸小工要回家过年,央求阿宏说,那块石头摆着当茶几怪可惜,不如便宜卖给他。阿宏应了,只收了小工几百块钱。缅甸小工带着石头在回家的上随便找了个切料场又切了一刀,奇迹出现了,一团带着满色、绿得似要滴出水的翡翠现了身。恰巧一个广东商人偶遇,愿意出50万元买这块石头,缅甸小工自然欢喜,买卖成交。后来,广东商人拿着这块石头到了,在一个拍卖会上拍得上亿元的价格。阿宏得知后,心态倒挺好,他说,“到手的麻雀会飞走,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就是不来,这是。”

  讲完故事,飞哥拿着几天前从早市淘来的一块赌石,请阿林帮忙切割。阿林打着手电筒仔细看过之后,用铅笔勾画出有裂痕的地方,跟飞哥商量之后,确定“一刀切”的,然后把石头放进油机里,机器“滋滋”作响。这个过程需要5分钟左右。

  “水色还不错,属于冰种,之前判断的是糯化种。”飞哥说,然后打开手电筒再仔细观察,“可惜裂痕有点多,不然做成手镯,一枚就可以卖十多万。”凑近细看,果然可见石头上有很多细细的裂纹。“这种情况,还得再切几刀。”阿林又用铅笔在画了很多条线,然后交给一旁的工人去操作,这个时候就要使用水机来切割了。根据石头裂痕来分割,这块石头最终被切成12片,总费用是40元钱。

  飞哥把这些石头片全部放进一个塑料袋,准备离开。他说,这些石头根据水色和大小,可以做成几个挂件,比如、葫芦、如意等。要是全部卖出去,可以卖10万元左右,除去毛利,大约还有4万的利润。

  在320国道旁的一个小区,上3楼敲门,一个20多岁的怀孕女子笑盈盈地把门打开。墙壁上挂着婚纱照,飞哥要找的人叫吴泽忠,女子是吴泽忠的妻子,他们都是广西人,两年前到瑞丽打拼。

  27岁的吴泽忠工作的地方就是自家的客厅。他在靠窗的辟出一个工作台,摆放着雕刻用的机器和工具,还有几本关于玉雕方面的书籍。在瑞丽,像吴泽忠这样接玉雕活计的家庭作坊不少。

  飞哥把之前切割好的一块石头递给吴泽忠,两人商量着,雕个什么比较合适。“雕成摆件有点可惜。”“嗯,还是做成挂件吧。”

  吴泽忠说,手上的活太多,可能需要好几天。我提出,希望他能放一下手头上的其他工作,先把这个石头雕出来。吴泽忠答应了,但他说,最少也要三到四天。

  4天之后,成品雕刻好了。吴泽忠把它设计成一个“花开富贵”的挂件,黄雀玉兰花,雕工费收了200元。

  接下来是抛光。抛光分为机器打磨和手工抛光,高档品都选择手工抛光,有点像给汽车打蜡。抛光完毕,就能出售了。

  在瑞丽,像飞哥和吴泽忠这样,从事珠宝玉石加工、批发零售、运输、毛料公盘的企业和个体商户共有5000余家,从业人员3.5万余人。

  飞哥原名赵雪飞,36岁,芒市人,2010年10月从单位辞职,做起了玉石生意。他是个户外运动爱好者,是李连杰“壹基金”救援联盟云南火蜂救援队德宏队队长,2011年“3·10”盈江地震时,当时在国企上班的飞哥请假去参加救援。救援完毕回到单位,领导却黑着脸叫他写检讨,说他擅自离岗,批准飞哥假期的那个负责人也沉默不语,飞哥一气之下辞了职。

  飞哥从前一直对玉石有偏好,2007年时就去赌石市场淘过毛料。从单位出来以后,飞哥毫不犹豫地决定到瑞丽做玉石生意,跟几个朋友一起合伙开了一家名叫“翠雨轩”的珠宝交易会所。虽然开业只有半年多,但是翠雨轩的销售做得不错。“做生意最重要就是信誉,只有这样,生意才会做得长久。”他说。

  瑞丽市委宣传部副部长、瑞丽市珠宝协会常务副会长储云春告诉都市时报记者,瑞丽坝子中部的“姐相”为傣语译音,意为“宝石街”。历史上,据说勐卯土司和亲属经常来往于勐卯城和雷允山之间,都要在这里歇息,并在集市上选购珠宝。之后,人们就把这个昔日珠宝集散地取了个别致的名字——“姐相”。

  从瑞丽至缅甸翡翠主要产地帕敢有300公里,距离公盘(注2)举办地内比都500公里,瑞丽相当于是全国珠宝翡翠原料进口流通最便捷之地,区位优势其他地方不可比。瑞丽主要的玉石交易市场有珠宝步行街、华丰珠宝城、姐告玉城、中缅珠宝街、水上娱乐园珠宝城,新开发的市场有石木文化城、德龙珠宝城等,还有几家大型商场正在筹备转行珠宝市场。

  注1:境内关外——中国境内海关辟出一个专门区域,进出的货物就相当于进口和出口。区内可以免关税,免,流通可以减免流通税,这样企业可以不出国门享受有关优惠政策,通关速度和便利程度也大大提高,企业物流运作可以减少很多成本,对于发展经济非常有利。

  注2:缅甸在1960年代初将所有的矿产资源收归国有后,为堵塞税款流失,使稀缺的翡翠玉石资源为国家创造出更多的外汇收入,于1964年3月开始举办翡翠玉石毛料公盘。公盘,是指卖方把准备交易的物品在市场上进行公示,让业内人士或市场根据物品的质料,评议出市场上的最低交易价格,再由买家在该价格的基础上竞买,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它只是“拍卖”交易方式的雏形。公盘一般历时10天左右,只有通过公盘才可交易出境,其他一律视为走私。

/3/5/detail_3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