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专栏 图片 专题

翡翠原石拍卖暴涨227%起底:严打走私渠道

19-06-09 18:52:19 来源:

  1月21日,一辆银灰色的货车驶入深圳布吉三联水晶玉石文化村的一个货仓内。玉石商人江增祥在农历春节前,完成了他今年最后一次经营活动:通过深圳海关的网上拍卖,购进一批翡翠原石毛料,总计花费约1.8亿元。

  江增祥是深圳天彩翡翠珠宝有限公司(下称天彩)董事长,在他看来,当前翡翠市场比较疲软,目前翡翠原石较为紧缺,“但未来一年会起来”,此时正是储备良机。

  在缅甸翡翠原石出口、中国海关打击力度加大的前提下,在过去两年间,翡翠原石市场价格狂奔突进,仅在2012-2013年间价格即暴涨超过40%;而在2013年6月15-27日的翡翠交易公盘中,翡翠原石的交易价格甚至为底价的3-7倍,最高的较之成交价比起拍底价暴涨18700%。

  “翡翠价格一直在上涨,现今都没有看到顶点。”在缅甸生活了30年,对翡翠市场极为熟稔的缅甸汤恩贸易公司总经理陈峰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称,2013年惟一的一次公盘,目前提货率不到50%,加之缅甸2014年再将翡翠原石出口,未来市场供应更为紧缺。

  深圳海关一位知情人士同时表露,深圳机场海关在一年前同样截获一批走私翡翠原石,“对方以大理石名义进口”,初步估值在1亿元人民币左右。

  2011-2013年间,整个翡翠产业链上演着一幕疯狂的剧情,目前价格较之2000年成长超过20倍

  本次深圳海关所罚没的翡翠原石为2011年左右所截获,拍卖时间为1月14日至15日,总涉及翡翠原石重量为53345.5千克,此次拍卖也是深圳海关历史上最大的玉石拍卖。

  “拍卖会共举办3场,约有70位竞买人和我一起竞拍。”江增祥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据其统计,3场拍卖总共经过204次激烈的网上竞价。

  此次深圳海关将拍品分成3份标的、分3次拍卖,3分标的的起拍价分别为1470万元、1700万元、6000万元。深圳海关同时要求每家押金200万,以此防止中标不结款提货的情况。

  一位参加拍卖的深圳玉石界会人士透露,本次拍卖主要难度是时间短促,从贴出公告到竞标,从竞标到提货,均为5天时间,如果不紧跟就会错过机会。“5天时间里,要在短时间内筹集大额现金,特别是时逢岁末的这段时间,对参拍者也是一种挑战。”

  江增祥承认,其在看料时,还发现来自揭阳、平洲等地的翡翠玉石同行。江增祥同时表示,此次拍卖的毛料,为切过一刀的明料。“体积不大,相对容易看懂,多为冰种、玻璃种等上好的种水料,或者满色的极品色料”,这是其最终出手拿下2/3原料的主因。

  翡翠玉石市场在2000~2009年间每年大约涨20%,2010年涨幅越过30%;2011-2013年间,整个翡翠产业链上演着一幕疯狂的剧情,目前价格较之2000年成长超过20倍。

  与此同时,2011年5月份以来,中国海关开始严查缅甸翡翠原料关税,所有翡翠原料入关,需按缴纳中国海关33.9%关税。商家成本大升。

  前述深圳玉石界人士透露,在2013年缅甸翡翠公盘时,国家海关总署甚至派员到公盘现场,查企业成交情况,作为进口时的纳税依据。

  江增祥称,其在2013年8-9月期间将于缅甸公盘拍下的原石进口时,会把合同、拍下的原石照片交予深圳海关,然后按照33.9%的金额纳税。

  “现在从云南边境、等渠道走私进来很难,最多是小料。”陈峰说,不仅是中国,缅甸也在加大对查处走私的打击力度,未来走私渠道供应市场的翡翠原石更少。

  2012年缅甸玉石产量减少了10439吨,数十年来缅甸一直在加紧控制翡翠矿产资源。近年欧美等国纷纷进入缅甸进行翡翠的开采和贸易,也使原料更加供不应求。

  “让中国玉石商们焦虑的是,目前2014年缅甸公盘的开幕时间都没有确定,而此次公盘拿出的毛料是否会减少也是个未知数。”陈峰说,2013年缅甸公盘的毛料量降到1万来份,而此前最高的年份是3万份左右。

  历经50多年的与世后,缅甸正欲通过经济、的全方位重返国际舞台,而2013年翡翠交易公盘,则是缅甸推进的重要财政基石。历年公盘交易额都高达200亿元人民币左右,而2012/13财年缅甸P不过2915亿元。

  此前缅甸翡翠公盘交易一年有2-4次,2012年因原因公盘暂停一年半,直至2013年重开且仅有一次公盘。虽然彼时参与竞拍的原石质地不如往届,但在玉石商们的追捧下,交易额几近过往一年数次公盘的总和。

  陈峰说,目前其了解的情况是,“最终提货的仅有40%多即4000多份”,由此加剧国内供应的紧张格局。

  约有50%以上的拍卖成交毛料最终未被买家提货,有多方原因:在2013年缅甸翡翠公盘交易时,仅以拦标方式拿下原石以抬高价格;投标人置身于现场氛围,使得投标价格太高而最终放弃;未能筹齐拍卖成交款。

  “2014年的缅甸翡翠公盘对中国厂家而言更为严峻。”陈峰,虽然缅甸国家矿物部或是进出口部还没有正式公文,但缅甸内部已要求2014年的公盘所有成交毛料不能以原石方式出口,“需要进行一定的加工譬如切片”。

  有玉石界观察人士称,自2011年3月后,抬升翡翠行情,以及谋求攀上玉石制造产业链更高端的环节,获取更大的利益,是缅甸经济的重要目标之一。

  在海关打击走私、缅甸控制毛料出口、国内“国八条”等影响下,国内玉石行业市场在过去一年中开始大洗牌。以国内三大玉石平洲为例,平洲珠宝玉器协会曾拥有4万多会员,目前仅剩下2万多人。

  在平洲珠宝玉器协会会长梁晃林看来,目前所沿用翡翠原石进口税率为上世纪80年代政策,但现今翡翠已不再是奢侈产品,开始走进千家万户,故似应减税让利于民,同时行业发展。“应下调缅甸翡翠原石的进口综合关税至原来的1/5,即6.8%。同时将缅甸翡翠原石进口综合关税改为在成品的零售环节严格监管,后置征收。”梁晃林说,另外可以大幅提高缅甸翡翠成品和首饰进口中国的税率至总值的100%。(编辑 徐万国 陈龙)

  本报记者梁钟荣深圳报道1月21日,一辆银灰色的货车驶入深圳布吉三联水晶玉石文化村的一个货仓内。玉石商人江增祥在农历春节前,完成了他今年最后一次经营活动:通过深圳

/3/5/detail_390.html